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20191214

浏览量: 116 / 发布时间:2019-12-15/作者:365体育滚球

2020年的鐵路春運售票剛剛開端,“搶票大戰”也隨之拉開了帷幕。信任一提到搶票,大家都有自己的“秘笈”,比如說看準機會去12306網站撿漏兒,或者到第三方購票平臺花錢去買加速包,還有人會找到網絡黃牛高價買票。其實對于我們購票者來說,不管通過個人還是平臺買票,都要多花錢,都有中間商賺差價。那么這兩者之間的差別畢竟在哪里呢?我們先來看一起產生在江西的案件。上訴人劉金福:我也不知道網絡代搶是否屬于倒賣火車票,但是我感到大公司也在做,因為用戶可以找我搶,也可以找第三方平臺搶,我也并沒有逼迫他們的行動。2019年11月30日,江西青年劉金福“倒賣車票”案件二審在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庭審中,劉金福表現2017年的時候,因為看到第三方購票平臺可以替人搶票,當時正揣摩回鄉創業的他,看好了這個商機,回到老家也做起了這門生意。可生意只做了不到兩年,劉金福就因涉嫌犯倒賣車票罪被刑事拘留。2019年9月10日,南昌鐵路運輸法院一審開庭審理此案。根據一審法院認定的情況,被告人劉金福不具有訂票業務的營業資格,以營利為目標,利用搶票軟件,在12306網站上訂購火車票,以每張50到200元的加價倒賣給購票人,非法獲利三十余萬元,涉案火車票票面額累計一百二十余萬元。一審法院最終認定劉金福犯倒賣車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分金國民幣一百二十四萬元。從一審到二審,劉金福對案件事實部分的認定并無異議,但是對在實名制購票的背景下,他的行動是否構成倒賣車票罪,爭議卻一直持續著。審判長:訴辯各方爭議的焦點本庭歸納如下,一是被告人劉金福代為他人購票以后,收取傭金的行動,是代辦鐵路車票并非法加價牟利的行動,還是正常的民事代理行動。二是被告人劉金福應用搶票軟件的行動,對國家對鐵路火車票銷售管理秩序是否有侵害,是否具有社會迫害性。第三方平臺加價搶票是否也涉嫌犯法與此相干的一個爭議就是,同樣是加價搶票,第三方購票平臺的行動是否也侵占了鐵路部門的購票秩序和普通旅客的公平購票權呢?如果劉金福的行動構成犯法,那么第三方購票平臺是否也涉嫌犯法呢?辯護人:因為法無明文規定的禁止,很多搶票的平臺,事實上是并沒有作為犯法來處理的。包含和劉金福從事同樣業務的軟件,和劉金福的運營模式是一樣的,也是在有償地收費,這些大面積的大規模的這種代購行動,都沒有作為犯法來處理,那么劉金福就更不應當作為犯法來處理。檢察員:關于其他網站,上訴人和其他辯護人也一直在提到是否構成犯法,為什么他們在搶,這個非本案的審判內容,商用廚房設備,我們繚繞本案的審判內容來發表意見。罪與非罪界限到底在哪里?雖然第三方購票平臺的行動與劉金福是否構成犯法沒有必定接洽,但如何對第三方購票平臺的行動做出明確的法律評價,卻關系到公眾和像劉金福一樣的人,對于“罪與非罪”的認識。記者創造,在一些第三方購票平臺上,如果想要購置一張顯示“候補購票”也就是“暫無余票”的火車票時,平臺會顯示如果購置加速包將會進步搶票成功的概率,并根據成功概率的大小,分成“低速”到“光速”的不同等級,價格也從10元到50元不等。12月6日,記者購置一張從合肥到南昌的火車票時,在候補購票的情況下,根據網站提示的信息,最終以購置兩個共計40元的加速包后,搶票成功。那么同樣是加價搶票,劉金福的行動與第三方購票平臺之間有什么差別呢?中國政法大學流傳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這個案子之中你可以看到,犯法行動他實際上還購置了數百個假的相干的身份,而且用損壞性的程序來購票,所以他既可能侵害了這個盤算機的程序的安全,而一般的這個第三方購票平臺呢,他一般都有相干的資質,只不過在搶票的過程之中,通過必定的帶寬,再包含相干程序加速,當然了這也不是一個完整合法合規的行動。司法解讀如何認定“倒賣車票情節嚴重”根據1999年最高國民法院出臺的一份司法解釋:高價、變價、變相加價倒賣車票非法獲利數額在二千元以上的,構成《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倒賣車票情節嚴重”。而劉金福加價搶票行動與第三方購票平臺以所謂的加速包等情勢收取費用的性質是否雷同呢?中國政法大學流傳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這種搶票的服務費呢,既可以通過購置特別服務比如極速搶票來進行,也可以通過現在比較風行的分享朋友圈,利用朋友來幫你加速的這種方法來進行,也就是說在第三方平臺上,收的這個額外的費用,它的性質認定應當是一個網絡服務的費用。但是專家也表現,雖然在搶票方法和收取費用的性質上有所不同,但是兩者同樣都侵占了設置倒賣車票罪所掩護的法益。中國政法大學流傳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第三方購票平臺現在涌現的法律的灰色地帶,甚至黑色地帶是比較多的,比如說它現在的這個加快的買票的這個服務,實際上也是在就義那些沒有應用這樣服務的人的購票的合法權益為代價的。很多人沒有用這樣的一個加速服務,那自然就買不到票,且如果大家都用這種相干服務的話,12306平臺承載的壓力是承擔不了的。專家認為,法律上應當對個人以及第三方購票平臺的行動,有一個明確統一的認定標準。不僅如此,隨著購票方法產生變更、實名制購置火車票的履行,以及由此產生的多種多樣的搶票手段,相干法律和司法解釋已不能完整適應,因此要適當做出調劑。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成:他是不是由于技巧門檻,使得這種普通老百姓買票更難了,或者使得大家沒有一個公平的機會了,這是法律所禁止的。但是這種禁止,我個人還是偏向于說,只有你法律明確禁止了,大家才不能做這件事情。中國政法大學流傳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有的人說平臺有資質,平臺有購票的資質,它是接到12306渠道,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沒有加速的資質呀,你不能這樣搞加速啊。現在有這種極速搶票,收的溢價的費用,高達幾十塊錢,其實不亞于這個被告所收的費用,那你老百姓不必定懂得這里面的性質到底是什么,我感到要有個統一的說法。面對網絡搶票的各種亂象,還需要加以法律的情勢加以規制,明晰“罪”與“非罪”的辯護。目前,江西的這起倒賣車票案最終會怎么判決,我們會持續關注。【編輯:謝源】